首页 美港股资讯文章正文

下半年国际油价市场供应偏紧,对经济前景的预期主导石油价格波动

美港股资讯 2022年08月23日 17:26 31 来源:网络

2022年上半年,国际油价大幅攀升后高位震荡;Brent原油期货均价为104.94美元/桶,环比上涨37.27 %,同比上涨60.90 %;其中,第一季度均价97.90美元/桶,第二季度均价111.98美元/桶。

地缘政治风险、新冠疫情美联储货币政策主导了国际原油走势。1-2月受俄乌冲突的影响,Brent原油期货日均结算价格自1月4日突破80美元/桶关口后震荡上行;3月乌克兰危机各利益相关方博弈,油价高位宽幅震荡,3月8日创2008年7月以来新高至127.98美元/桶;4-5月因欧盟制裁俄罗斯石油中国疫情得到控制,油价震荡攀升,再次突破120美元/桶的关口;6月,美联储激进加息,油价震荡回调至115美元/桶左右。

 

20220401095701968.jpg

 

 

上半年国际油价影响因素分析

 

 

 

 

 

 

 

 

奥密克戎病毒全球传播,疫苗有效降低死亡率

 

 

新冠疫情持续影响世界经济及石油市场。2022年上半年,流行病毒主要是奥密克戎变异株的BA.1、BA.2亚型。全球疫情在1月中旬形成峰值后,在2月中下旬出现放缓迹象,此轮疫情中心主要在欧洲和美洲;紧接着,由于病毒在西太平洋地区的传播,3月出现次高峰,随后未形成明显的峰值。

根据世卫组织(WHO)的统计数据,截至2022年6月30日,全球确诊病例54440万人,死亡病例633万人。2022年上半年,全球新增确诊、死亡病例呈现先增后降走势,累计新增确诊25727万人,累计死亡病例88万人。

其中,一季度累计新增确诊19661万人,超过2019-2021年全球累计确诊人数的2/3,比2021年四季度增长281%;新增死亡病例69万人,比2021年四季度增长11.4%。二季度累计新增确诊6066万人,比一季度下降69%;新增死亡病例21万人,比一季度下降70%。

上半年全球新增新冠肺炎感染与死亡病例大幅下降,主要得益于世界主要经济体较高的疫苗接种水平以及因群体感染而获得的免疫力。根据牛津大学Our World in Data 数据网站7月3日的统计结果,全球疫苗完全接种率约61%,部分接种率约5.5%。

 

 

世界经济增速放缓,区域经济增长态势分化

 

 

上半年,俄乌冲突及对俄制裁加剧了疫情以来全球供应链危机,持续推高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导致全球通胀水平持续攀升,消费者需求受到抑制,投资者信心遭到打击,央行货币政策空间收窄,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全球制造业、服务业PMI持续波动下行。

各国经济增长态势分化:美国一季度经济温和扩张,劳动力市场强劲复苏,但通胀状况持续恶化,GDP同比增长3.5%、年化环比增速-1.6%;二季度随着美联储激进加息对抗通胀,美国经济前景转暗,GDP同比增长1.6%、年化环比增速-0.9%。

欧元区一季度经济开局良好,GDP同比增长5.4%、环比增速0.5%;二季度欧元区受乌克兰危机影响,通胀高位攀升,经济复苏势头被遏制,GDP同比增长4.0%、环比增长0.7%。

中国一季度经济加快恢复,一季度GDP同比增长4.8%、环比增长1.3%;二季度受疫情影响而回落,GDP同比增长0.4%、环比增速-2.6%;上半年GDP同比增长2.5%。广大新兴经济体及发展国家受疫情和高通胀的双重拖累,经济艰难复苏。

 

 

液体燃料需求回落,乌克兰危机及疫情为促跌因素

 

 

上半年,全球道路交通出行总体持平,境内航空出行有所下降,国际航空出行大幅上升。根据Rystad的统计数据,全球道路交通出行基本维持在疫情前98%的水平;境内航空出行由疫情前85%的水平波动下降至75%;国际航空出行由疫情前64%的水平波动上升至71%。全球境内航空出行的下降主要是受中国疫情的影响,国际航空出行的增加主要是由于欧美等国家全部或部分取消疫情防控措施。

基于机构预测,上半年,受疫情、乌克兰危机以及高油价的影响,全球液体燃料需求持续下降。一季度全球液体燃料需求回落,约为99百万桶/天,环比下降约1.5百万桶/天,同比上升5.5百万桶/天,与2019年同期水平相当。

根据IEA的预测,欧洲需求环比下降约0.65百万桶/天,俄罗斯需求环比下降约0.19百万桶/天,中国需求环比下降约0.1百万桶/天,美国需求环比增长约0.27百万桶/天。二季度全球液体燃料需求进一步萎缩,约为98.3百万桶/天,环比下降约0.7百万桶/天,同比增长3.3百万桶/天,比2019年同期少1百万桶/天。

根据IEA的预测,俄罗斯、乌克兰、中国需求环比下降0.25、0.10、0.80百万桶/天;欧洲、印度需求增长基本停滞;美国需求环比增长0.3百万桶/天。

 

 

石油产量先增后降,市场整体供应偏紧

 

 

由于“OPEC+”增产协议执行不到位、俄罗斯受制裁影响而减产、美国产量增长不及预期、部分产油国因地缘政治因素或定期维修因素而减产,全球石油产量一季度缓慢增长,二季度小幅下降。

“OPEC+”难以实现产量目标。“OPEC+”计划1-4月每月增产0.4百万桶/天,5-6月每月增产0.432百万桶/天。IEA统计结果显示,1-6月“OPEC+”原油产量先增后减再回升,但6月产量仍比1月产量低0.2百万桶/天,产量目标执行率持续下降后趋稳, 当前原油产量比协议目标产量低2.77百万桶/天。

 

 

欠产的主要原因:一是俄罗斯受制裁影响而减产;二是许多产油国由于投资不足缺乏生产更多原油的能力,而疫情更加剧了这一情况,其中,安哥拉、尼日利亚、阿塞拜疆、刚果和赤道几内亚等国产量增长基本停滞;三是地缘政治因素、恶劣天气、生产设施维修等因素更是造成了利比亚、哈萨克斯坦等国产量的进一步下降。

预计“OPEC+”一季度原油产量为44.1百万桶/天,环比增长约0.8百万桶/天,增长的主要贡献者是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和伊拉克,涨幅分别为0.3百万桶/天、0.1百万桶/天、0.1百万桶/天和0.1百万桶/天;二季度原油产量43.4百万桶/天,环比下降约0.7百万桶/天。

减产主要成员国包括:俄罗斯受制裁影响产量环比下降约0.7百万桶/天,利比亚因政局动荡产量环比下降约0.32百万桶/天,哈萨克斯坦受检修影响产量下降约0.2百万桶/天,尼日利亚因设施破坏和盗窃产量下降约0.13百万桶/天。

俄罗斯石油产量受制裁影响而下降。

乌克兰危机发生后,以美国和欧盟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已经对俄罗斯实施了七轮制裁,其中前五轮制裁未直接涉及油气领域。6月3日,欧盟公布第六轮对俄制裁措施,计划在2022年12月5日前禁止俄罗斯石油进口、禁止为运输俄油的船只提供保险及再保险服务,2023年2月5日前禁止俄罗斯成品油进口。

根据IEA的统计结果,一季度俄罗斯石油产量未受制裁影响,约11.3百万桶/天,比2021年11.06百万桶/天的年均产量略高;二季度对俄制裁影响初现,4-6月俄罗斯石油产量分别为10.52、10.19、11.07百万桶/天,比危机前平均下降约0.7百万桶/天。

俄罗斯石油产量降幅小于市场普遍预期,主要得益于乌拉尔原油价格折扣力度大。根据俄罗斯财政部统计数据,3月15日至4月14日、4月15日至5月14日、5月15日至6月14日、6月15日至7月14日乌拉尔原油均价分别为79.81、73.24、87.49、84.42美元/桶,同期Brent原油期货均价分别为108.50、107.63、117.64、110.22美元/桶,价差分别为28.69、34.39、30.15、25.80美元/桶,创历史最高幅度,而乌克兰危机前这一价差通常为1-3美元/桶。

巨大的价格优势使得俄罗斯出口原油不难寻到买家,目前市场上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通过掺混以规避制裁进口俄罗斯原油方法

上半年,俄罗斯原油出口欧洲未大幅减少,出口中国和印度显著增加。根据Reuters、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1~6月,俄罗斯通过海运出口欧洲的原油从2.8百万桶/天下降至2.3百万桶/天,管道出口保持稳定;出口印度原油从0.07百万桶/天涨至近1.0百万桶/天;出口中国原油从1.4百万桶/天升至近2百万桶/天。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在亚洲市场的供应商地位得到了加强,并成为中国、印度最大的石油供应国。

非“OPEC+”国家产量增长乏力。

美国产量增长低于预期。受上游投资低、页岩油老井衰减快、寒潮天气等方面的影响,美国石油产量增长较为缓慢。截至7月1日,美国活跃石油钻机数升至595座,与2010年同期水平相当,但仍低于2019年同期水平(800座);上半年增长114座,平均每周增长4.4座,增速较慢。预计美国石油产量上半年平均增长0.3百万桶/天,其中,一季度环比增长0.06百万桶/天,二季度环比增长0.45百万桶/天。

其他“OPEC”国家增产有限,并因定期维修、社会动荡等面临减产:一季度巴西石油产量环比增长0.17百万桶/天,中国0.1百万桶/天,加拿大0.08百万桶/天,厄瓜多尔0.08百万桶/天;二季度,巴西石油产量环比增长0.1百万桶/天,挪威受定期维修及罢工影响环比下降0.25百万桶/天,加拿大因定期维修环比下降0.28百万桶/天,厄瓜多尔因政局动荡产量环比下降0.08百万桶/天。

石油消费国释放战略石油储备补充供应。

2021年底,美国、印度、日本、韩国与英国宣布释放国家战略原油库存总计6450万桶,其中美国计划释放5000万桶,于2022年1月陆续投入市场。2022年3月1日,IEA宣布释放6000万桶战略储备原油,其中美国计划释放3000万桶,于4月开始投向市场。3月31日,美国宣布释放1.8亿桶战略储备原油,于5月开始投向市场。IEA于4月6日宣布释放1.2亿桶桶战略储备原油,其中包含美国前期宣布的6000万桶,预计于5月开始投向市场。上述石油战略储备的释放导致一季度增加约0.35百万桶/天的供应量,二季度增加约1.3百万桶/天的供应量。

 

 

全球石油库存位于历史低位,消耗态势难以逆转

 

 

OECD国家商业及战略石油库存、美国商业及战略石油库存处于历史低位。根据IEA的统计,截至5月底,OECD国家商业石油库存2690.8百万桶,为2014年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战略原油库存1078.3百万桶,为近2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根据EIA统计数据,截至6月24日,美国商业石油(包括原油及石油产品)库存1180.64百万桶,比年初少14.11百万桶,已降至2018年5月以来最低水平;美国战略原油储备497.87百万桶,比年初减少95.51百万桶,仅能供美国使用25天,是1985年以来首次低于5亿桶。

 

 

欧美央行退出货币宽松政策,美国加息进程提速

 

 

上半年,为了应对通胀风险,欧美央行开始退出货币宽松政策。美联储于3月结束缩减购债(Taper),并启动三年来首次加息(25个基点);5月4日,美联储宣布加息50个基点,6月开始以每月475亿元的速度缩表;6月16日,美联储宣布加息75个基点,为自1994年11月以来首次加息75个基点,反映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力度加大。

欧洲央行在3月底结束了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PEP),并宣布已有7年历史的常规资产购债计划(APP)将在三季度退出;3月10日,欧洲央行决定继续维持此前执行的货币政策,同时决定将在二季度的三个月分别购债400亿、300亿和200亿欧元;6月,欧洲央行宣布结束量化宽松,并于7月启动加息。

 

 

地缘政治事件频发,主导国际油价大幅波动

 

 

上半年,地缘政治事件频发,并成为主导油价走势的关键因素,使得国际原油价格产生了脱离供需基本面的大幅震荡。俄乌冲突及对俄制裁不断推升国际油价,使得Brent原油期货价格多次上冲到120美元/桶的高位,在最高点一度产生了25-30美元/桶的风险溢价;1月4日哈萨克斯坦政局动荡使得Brent原油期货日均结算价格上涨约1.02美元/桶;也门胡塞武装于1月17日袭击阿联酋、3月25日袭击沙特,使得Brent日均价分别上涨1.03美元/桶、1.62美元/桶;2月8日伊核谈判重启,引起Brent日均价下跌1.91美元/桶,而伊核协议谈判进展不顺是促使4月11日、6月8日、6月16日Brent日均价分别上涨6.16美元/桶、3.01美元/桶、1.30美元/桶的主要原因;3月9日美国开启与委内瑞拉对话,成为了除俄乌局势以外促使当天Brent日均价下跌16.84美元/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受利比亚政局动荡而减产的影响,Brent日均价分别于4月18日、6月13日上涨1.46美元/桶、0.26美元/桶。

 

 

 

 

 

三季度国际油价影响因素分析

 

 

 

 

 

 

 

 

变异新冠病毒反复来袭,中国防控疫情难度加大

 

 

新冠病毒反复来袭仍是全球经济和石油市场所面对的严峻挑战。从过去几年的经验来看,新冠疫情呈现明显的周期性变化趋势:下半年,疫情大概率在7月初抬头,在8月中上旬形成峰值,并在10月初趋缓;再于11月下旬加剧,并将在第二年1月初形成峰值。

从6月起, 奥密克戎亚型毒株 BA.4、BA.5在全球广泛传播,确诊病例在高达110个国家和地区呈现上升趋势,尤其是欧洲、美洲、西太平洋地区的病例显著增长,新一轮疫情已经开始。根据WHO的统计数据,6月30日至7月31日,全球新增感染病例2901万、新增死亡病例6.1万人,几乎是5月数据的两倍。

猴痘疫情也呈现全球传播趋势。根据WHO的统计数据,截止7月27日,全球已有78个国家和地区报告了1.8万例猴痘病例;WHO 已于7月23日宣布猴痘疫情升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事件”(PHEIC),即全球最高级别警报的公共卫生事件。截至8月3日,美国报告感染猴痘病例6617例,是目前猴痘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8月4日,美国宣布猴痘疫情为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展望三季度,全球将出现新的新冠疫情高峰。当前很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全部或部分取消了新冠疫情防控措施,但不排除因疫情加剧并超出医疗系统承载能力而重启防疫措施的可能性。为了确保人民的生命安全与经济的平稳运行,中国实施精准防控、动态清零的疫情防控策略;随着新冠病毒变异毒株传播力的不断增强,后续国内防控任务非常艰巨。同时,受传播途径限制,在不发生变异的情况下,猴痘很可能更多地在欧美特定人群中传播,在中国不会造成大规模流行。

 

 

全球经济前景显著恶化,经济衰退风险增大

 

 

乌克兰危机加剧了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全球通胀水平激增,当前世界经济面临严峻挑战,滞涨、衰退的风险加大,全球将近70个国家的12亿人口面临疫情、粮食、能源、债务危机。根据IMF于4月20日的预测,受俄乌冲突及后续效应影响,2022年全球GDP增速为3.6%,比年初预测值下调0.8个百分点;143个经济体GDP增速预测值被下调,上述经济体占全球经济总量的86%。

世界各国经济发展前景差异显著。随着通货膨胀率急剧上升以及美联储提高利率,美国面临经济衰退的风险增加。美国连续两季度GDP年化环比增速负增长,已进入技术性衰退;市场预计美国将从2022年四季度开始进入实际衰退,但衰退会较为温和并持续较长时间

6月24日、7月13日, IMF接连两次下调美国经济预期,将2022 年GDP增速预测值总计下调 1.4 个百分点至 2.3%,2023年GDP增速预测值总计下调1.3个百分点至1.0%。受美国经济前景黯淡的影响,预计欧元区、日本、英国等国家与地区届时将与美国一样陷入衰退。7月26日,IMF将2022 年欧元区GDP增速从年初预测值3.9%下调至2.6%,日本从3.3%下调至1.7%,英国从4.7%下调至3.2%。

然而,新兴市场的增长将超越欧美等发达国家。随着疫情阴霾逐渐消退和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保持利好,市场普遍认为中国经济将在下半年出现快速反弹,并缓解美国、欧洲经济衰退对全球带来的负面影响。

2022年,中国GDP目标增长5.5%左右,通胀预期3%左右;经济增长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疫情的反复。非洲、拉丁美洲以及亚洲的许多发展中国家则将面临更大的冲击,一些国家可能将陷入滞涨,预计60%的低收入国家将面临债务困境,而食品和燃料价格的急剧上涨还可能增加上述地区社会动荡风险。

展望三季度,全球GDP增速持续放缓,区域分化加剧。美国经济将持续增长,美国银行预测三季度GDP年化环比增速-0.5%;中国经济增长提速,中国银行预计三季度GDP同比增速受疫情防控成效影响,可达4.6%~6%;欧元区面临巨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经济增速将大幅下滑,瑞士银行预计三季度GDP环比增速0.7%;广大新兴经济体将受到疫情和高通胀的双重拖累,经济及社会发展将面临困境。

 

 

液体燃料需求恢复增长,中国为增长最大动力

 

 

全球液体燃料需求增长存在不确定性。下行压力主要包括:一是高油价和疲弱的经济持续抑制需求;二是北半球持续的高温及其他极端天气降低夏季出行意愿;三是新一轮新冠疫情的爆发削减需求;四是地缘政治及局势动荡将造成需求损失。

然而,由于当前天然气价格显著高于石油价格,根据摩根大通的预测,消费从天然气转向石油可使全球液体燃料需求量最多增加92.5万桶/天,从而抵消部分需求下降。

基于机构预测,三季度全球液体燃料需求将大幅反弹至99.8百万桶/天,环比增长约1.5百万桶/天,同比增长2.3百万桶/天,比2019年同期少1百万桶/天。其中,中国因疫情后报复性消费叠加暑期出行高峰,需求环比增长约1.2百万桶/天;中东地区因高温天气、油气收入提高刺激消费,需求环比上升约0.4百万桶/天;美国需求存在不确定性,夏季出行高峰可能带来0.2百万桶/天的环比增长,但受高通胀、高温天气以及抗议示威活动影响,也有可能夏季出行需求不旺,甚至出现小幅负增长;欧洲受高通胀、高温天气和抗议示威活动影响,需求与二季度基本持平;印度因高油价抑制消费,需求环比下降0.35百万桶/天。

 

 

产油国增产能力有限,市场供应偏紧

 

 

三季度,全球液体燃料供需维持紧平衡。“OPEC+”将于8月结束石油减产协议,且闲置产能有限;俄罗斯石油产量趋稳,但不排除为应对欧美第七轮制裁的“限价令”而采取报复性停产的可能性;美国石油产量增速缓慢,可能受飓风影响而减产;伊朗、委内瑞拉短期内难以解除制裁;其它产油国增产能力不足,经济滞胀下可能出现社会动荡,产量或进一步下降。预计三季度全球液体燃料供应约为100~101百万桶/天,略高于需求。

“OPEC+”增产能力有限。

6月2日,“OPEC+”会议决定将9月产量目标提前分配,7、8月原油增产目标从43.2万桶/天上调50%至64.8万桶/天,从而提前1个月结束该组织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实施的历史性减产,协议保留了俄罗斯在该组织中的核心地位。8月3日,“OPEC+”会议决定9月原油增产目标仅为10万桶/天。

鉴于“OPEC+”一直以来难以完成产量目标,且产量目标执行率逐月下跌,预计三季度产量仍将不及预期。“OPEC+”后续决议存在不确定性,然而由于闲置产能有限,其对市场的影响力已趋于弱化。

根据IHS的统计数据,当前“OPEC+”原油闲置产能约2.7百万桶/天,主要分布在沙特阿拉伯(约1.6百万桶/天)、阿联酋(约1.0百万桶/天)。“OPEC+”在8月3日的会议中表示“闲置产能的可用性非常有限,在应对严重的供应中断时必须谨慎使用”。

预计“OPEC+”年内增产空间约1百万桶/天,其他闲置产能主要为沙特战略石油产能(strategic spare capacity),将不会被轻易动用。

三季度,预计“OPEC+”原油产量(含俄罗斯)环比增长约0.5百万桶/天,其中沙特环比增长0.4百万桶/天,哈萨克斯坦油田检修完成恢复生产但受管道爆炸的影响环比增长仅0.1百万桶/天;伊朗、委内瑞拉短期内难以解除制裁;其它成员国闲置产能有限,增产能力不足,经济滞胀下可能出现社会动荡,产量或进一步下降,如近期利比亚因政局动荡而产量存在不确定性(减产前日产1.1百万桶/天)。

俄罗斯产量趋于稳定。

俄罗斯应对西方国家制裁措施初具成效;而欧盟由于能源紧缺且价格高企,不得不放松对俄罗斯的相关制裁。在7月26日通过的欧盟第七轮制裁措施中,欧元区贸易商向欧盟以外地区开展俄罗斯石油及石油产品贸易得到豁免,并允许欧盟实体与俄油、俄气等12家俄罗斯国有实体进行交易

预计三季度俄罗斯石油产量将稳定在约10.7-11.0百万桶/天,比乌克兰危机前低0.3-0.6百万桶/天。G7(七国集团)目前酝酿在年底前出台针对俄罗斯石油的限价措施,措施内容包括:通过禁止向俄油航运提供保险和再保险服务,将俄罗斯石油出口价格限制在45美元/桶左右。

目前,全球九成的远洋船舶责任险由国际船东保赔协会集团(International Group of P&I Clubs)旗下的13个成员协会承保,而上述成员协会位于欧洲、美国、日本,并以英国为总部的劳合社(Lloyd’s of London)为有关保险公司提供再保险。由于无保险邮轮不可进出欧洲港口,市场预期酝酿中的第七轮制裁措施将比欧盟禁运俄油更为严厉。

然而,第七轮制裁的落地落实过程中存在一定困难,包括:保险业是否愿意配合制裁对俄罗斯原油的价格进行监管;对掺混的俄罗斯原油应该如何进行价格监管;中国、印度等其他国家是否愿意配合制裁措施等。

同时,俄罗斯也在积极地实施反制措施:拥有世界上最大中型油轮船队的俄罗斯国有航运公司Sovcomflot已通过向俄罗斯保险公司投保来满足国际贸易要求;而俄罗斯也可以通过国家主权担保的形式来确保承运俄油的其他国家船只继续运营。

7月22日,俄罗斯央行行长纳比乌利娜明确表示俄罗斯将不向采取限价措施的国家出售石油。届时,俄罗斯石油供应可能减少20%~30%(约2.5~3.5百万桶/天),而市场上将没有足够的产能来弥补上述供应缺口,油价将突破150美元/桶,从而对本来就通胀高企的G7造成致命打击。

美国石油产量增长较为乏力。

高油价虽然可以刺激美国石油生产,但高通胀也推高了油气生产成本。受社会能源转型意识增强、美国政府长期政策不明朗、市场融资成本增加的影响,石油公司在拿到油价带来的巨额利润之后,并没有选择继续投资以提高供应,而是倾向于通过股息和股票回购向股东派发现金。

石油公司管理层普遍认为提高产量只会加速油田设备、设施和劳动力的成本膨胀,侵蚀公司本应分配给股东的利润;而大多数石油公司通过不断增长的股东派息来吸引投资者,同时投资者也会继续投资这些在支出计划上更为稳定的公司。

由于难以获得足够的资金投入,美国石油生产增长不及预期。根据EIA于6月的预测,2022年,美国原油产量、页岩油产量分别为11.92百万桶/天、8.90百万桶/天,同比增长0.79百万桶/天,均低于疫情前水平。三季度,IEA预计美国原油产量环比增长0.3百万桶/天,但存在受到飓风影响而减产的可能性。2021年同期,美国受飓风影响产量环比减少约0.2百万桶/天。

其他非“OPEC+”国家产量存在不确定性。

IEA预计三季度主要的增量来自于加拿大和巴西,涨幅均为0.2百万桶/天;挪威、厄瓜多尔(2021产量分别为2.04百万桶/天、0.48百万桶/天)或因罢工与抗议活动出现产量下降。同时,不排除其他产油国因社会动荡和极端气候事件出现减产的情况。

战略石油储备持续补充市场供应。上半年美国与IEA宣布释放战略储备原油共计2.7亿桶,上述库存释放将在三季度持续补充市场供应,可增加约1.5百万桶/天的供应量。

 

 

石油库存持续下降,较难获得补库机会

 

 

由于上半年大量释放战略石油储备以补充供应,美国及其他OECD国家库存水平处于近几十年的历史低位,已低于90天的战略石油储备标准,下半年上述国家将难以继续大规模释放战略原油储备。美国6月已宣布计划于三季度启动招标回补6000万桶石油战略储备,并于未来某个时点进行实际交付。因需求旺盛而供应较为脆弱,油价大概率高位运行,预计三季度全球石油库存较难获得大规模补库机会。

 

 

欧美加速收紧货币政策,对油价形成打压

 

 

美联储加快加息进程。为了抗击通胀,市场预计美联储在下半年加息175个基点;欧洲央行计划从7月开始加息,预计年内加息不超过140个基点。随着欧美激进加息,引起金融市场对经济硬着陆的恐慌,多头可能在年底衰退出现前获利结算、高位出逃,从而造成国际油价的暴跌。

 

 

地缘政治风险加剧,市场延续震荡态势

 

 

三季度需要关注的地缘政治风险包括:俄乌紧张局势及西方对俄制裁加剧将导致油价上升;产油国局势动荡将导致油价上升;欧美国家罢工、抗议、游行、示威等活动频现会削减需求导致油价下降;美国放松对伊朗、委内瑞拉的制裁将导致油价下行。总的来说,地缘政治风险导致石油市场不确定性加大。

 

 

 

 

 

国际油价预测


 

 

 

 

 

展望三季度:预计供需维持紧平衡,对经济前景的预期将主导石油价格的波动;Brent均价取值范围100-110美元/桶;全年均价约为98-108美元/桶。此外,不排除油价出现暴涨暴跌的可能性:若G7对俄罗斯石油实施限价令,俄罗斯通过减产进行报复,或导致油价攀升至150美元/桶以上;若全球经济前景持续恶化,金融市场多头高位清仓,或导致油价回落至90美元/桶以下。


注: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 股票资讯吧 网站地图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风险提示 : 股票资讯网https://www.uxiaob.com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股票资讯吧本网站所有刊登内容,以及所提供的信息资料,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服务我们的访问者,本网站不保证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项目的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网站没有任何盈利目的,故仅供访问者参照使用。本网站已尽力确保所有资料是准确、完整及最新的。就该资料的针对性、精确性以及特定用途的适合性而言,本网站不能作出最对应的方案。所以因依赖该资料所致的任何损失,本网均不负责。 除特别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他一切因使用本站而引致的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隐秘汇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损失,本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您(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某部分内容有侵权嫌疑,敬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Copyright ©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