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港股资讯文章正文

达里奥最新访谈:美国正在走下坡路;美元走强与否不能只看对比其他货币;阶段性远离债券投资

美港股资讯 2022年10月19日 17:11 44 来源:网络

近日,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在接受彭博采访时,就美国经济当前面临问题,以及对通胀的看法进行了分享。

达里奥认为,过低的实际利率是一种非常荒谬的水平。

此前,达里奥也曾撰文表示,利率将可能达到4.5%-6%。

20220401095701968.jpg

由于对利率存在上升预期,达里奥表示,自己会阶段性地远离债券相关投资

而在高通胀的背景下,货币作为一直以来的保存价值的媒介这一作用也受到了挑战。

当前美国面临的情况,就是在经济阵痛和通胀带来的痛苦之间做一个权衡,既不想要通胀太高,也不希望经济太弱。

达里奥的精彩内容

1.指标有很多,像GDP占世界总值的比重,出口所占比重,国民教育水平等等。

从这些指标的相对层面上,美国正在走下坡路,甚至某些指标在绝对层面上也在下行。

在1984年时,我首次去往中国,见证中国的人均GDP从那时起增长了26倍。

如果你从这些竞争力的指标来看,从军事层面,从科技层面,从国家占GDP比重等等所有这些层面上,

中美双方都是可比的两国。

2.人们是不是花的比赚的更多?利润表和资产负债表情况还好吗?孩子们是否有父母照顾并且指明价值观和方向?能不能有好的公立教育?以及足够的食物与医疗?

所有这些共同构成了,人们拥有相对平等机会的环境。而这正是人之所需。

如果这些都实现了,那么居民将拥有较高的生产力,国家的财务状况也会更强。

这些事情做得更好,国家自然也就越强盛。

所以国家力量就可以拆解成这些基础因素。当我在看我要投资哪个国家时,我看的就是这些方面。

3.我想,每个人都必须要理解一件事,那就是你不应该把美元的价值和其他货币做比来看美元走强。

因为这些货币,欧元也好,日元也罢,他们的购买力都是在贬值的,就像1930年代、1970年代发生的那样。

从购买力角度,货币都在贬值。

但是,当我们比较货币之间的贬值或升值时,我们可能就会忽略这一点。

4.关于利率,我不认为,我们会维持长期的低利率水平,所以我会远离债券投资

现在,利率水平正在从荒谬的水平回归,虽然我认为它仍然很低,但比之前要好。

所以,平衡的利率水平会在什么位置,平衡的通胀率又会在什么水平?

我们预测,也许结构性通胀率会在4%到5%之间。这要视情况而定,不能确定。

正文


 

美国在走下破路

不仅是相对意义上,也是绝对意义上的


 

问:在我们这一代人的生命中,美国一直都是世界上最具统治地位的国家。但看起来,统治地位并不像20、30年前一样牢固了,无论是从军事,还是从经济角度,都是如此。

那么从你所研究的周期来看,美国现在处于周期的哪个位置呢?依然处于顶峰,还是在逐渐走下坡路?

达里奥:首先要强调,当我在说这些观点的时候,我是基于数据指标。

指标有很多,像国家GDP占世界总值的比重,出口所占比重,国民教育水平等等。

从这些指标的相对层面上,美国正在走下坡路,甚至某些指标在绝对层面上也在下行。

在1984年时,我首次去往中国,见证中国的人均GDP从那时起增长了26倍。

如果你从这些竞争力的指标来看,从国防层面,从科技层面,从国家占GDP比重等等所有这些层面上,

中美双方都是可比的两国。

历史证明,如果一国仅仅拥有国防,而没有经济实力,那么它可能形成威胁,但不会在角逐中取胜。

我们可以从方方面面看出来,这就是现在世界的局面。


 

做好教育、民生、医疗等方方面面

国家自然越发强盛


 

问:这样的历史进程是否可以改变?或者说,至少我们可以试图去减缓美国这一下行的斜率。

具体来说,比如美国现在印了很多钱并且发了很多债,美联储正在试图去逆转这一过程,你认为这会使美国经济下行的速度减缓吗?

达里奥:首先来说你的第一个问题,这是非常基础的。

人们是不是花的比赚的更多?利润表和资产负债表情况还好吗?

孩子们是否有父母照顾并且指明价值观和方向?能不能有好的公立教育?以及足够的食物与医疗?

所有这些共同构成了,人们拥有相对平等机会的环境。

而这正是人之所需。

如果这些都实现了,那么居民将拥有较高的生产力,国家的财务状况也会更强。

这些事情做得更好,国家自然也就越强盛。

所以国家力量就可以拆解成这些基础因素。当我在看我要投资哪个国家时,我看的就是这些方面。

他们是否有内部斗争的可能?还是一切井然有序?这些都是基础因素。

所以,问题就落到了,我们能否做好这些基础因素,如何做好这些基础因素。


 

你必须得明白

美联储如何减缓通胀


 

回到你的第二个问题,关于美联储加息

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如果你创造了太多的货币,货币不值钱了,人们就会花掉它。

但如果你创造了太多的债务,这确实会在短期刺激经济,

但在长期会使经济衰退,因为有债必须得还,你赚得就得比还的钱更多才行。

所以,你会怎么对这些债务呢?

如果你艰难地偿还了债务,那代表经济就面临下行问题。

如果你想轻松一点,多印一些钱,那这就落入了周期。

所以,看看美联储做了什么?

美联储和政府一起,创造了天量的债务和信用,使得经济猛地往前冲。

但是冲得太猛了,就产生了泡沫。所以,他们不得不再向后撤一步。

想想通胀,通胀是个非常简单的事情,

它就是花在信用利差上的钱,除以债务的量,就是它的价格

所以,如果你只是把这部分钱拿走,那并不能避免通胀。

能够减少通胀的方式,是让人们少花钱,这也是为什么经济会下行。

周期就是如此。

当你发现,经济阵痛比通胀更加剧烈时,美联储和政府就又会反过来,这正是我们面对的情况。

所以,去相信美联储和政府的行为、是为了减缓通胀就像是在欺骗自己。

你必须得明白,他们是通过什么方式来达到减缓通胀的目的

想一想债务的产生。

中央政府举债的额度相当于5%的GDP,所以相当于他们卖了这么多的债券。

美联储也发了5%GDP的债券,那就变成了10%的GDP。

这些债券谁来买呢?

没人愿意买了。

养老金也不想买,外国人也不想买。

所以情况就变成了,利率上升到了一定的水平,已经开始一定程度上制约私人部门的需求。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消费自然就减少了,这就形成了一种取舍。

我想,我们所处的环境就是,国家在这两极之间试图去达到一个平衡,既不想要通胀太高,也不希望经济太弱。

同时,这一问题也涉及到国内的政治冲突,还有国际冲突。

因为国际问题会对供应链产生影响,进而影响通胀。

问:从历史角度来看,低收入群体是否在通胀中受到的伤害更大一些?

达里奥:关键在于,就像我说的,尽量在经济阵痛和通胀的痛苦中取得一个相对的平衡,就是我们所说的“成功的去杠杆”。

那历史上,人们是怎么做的?

相比于人们的收入,债务下降得更为明显。

其中的机制在于,发生了一定量的债务重组,这是一种去通胀的作用。因为一个人的债务是另一个人的资产。

所以当债务重组发生时,它之所以有去通胀的作用在于它把购买力从某些人手中剥夺了。

同时,还有一定程度的债务货币化。

所以,三因素互相影响。

如果经济状况非常糟糕,这将会使一部分人受伤尤为严重,进而导致内部政治斗争,

发生在左派和右派之间,以及发生在穷人和富人之间等等。

当然,外部冲突带来的成本也会造成影响。

比如,据估计,冲突给北约所带来的额外成本,迄今已经高达8万亿美金。

政府和人们很像,当他们花钱的时候,都要去想,我必须得为这件事花多少钱。

以及,这件事情它的优先级是多高。


 

美元的强弱不能只看相比于其他货币

而要看其相对于购买力的变化


 

问:在回到中国问题之前,我们再讨论一个关于储备货币的问题。哪个国家更强,哪个国家的货币就作为储备货币,就像英国和英镑一样。那么,美元为什么会走强?

达里奥:我想,每个人都必须要理解一件事,那就是你不应该把美元的价值和其他货币做比来看美元走强。

因为这些货币,欧元也好,日元也罢,他们的购买力都是在贬值的,就像1930年代、1970年代发生的那样。

从购买力角度,货币都在贬值。

但是,当我们比较货币之间的贬值或升值时,我们可能就会忽略这一点。

所以,问题就落到了,财富要通过什么来保值呢?

货币只是保存财富价值的一种媒介,

甚至当通胀率远高于利率时,货币并不是一种好的方式。

利率正在从荒谬的低水平回归

问:那么,什么是保存财富价值、抵御通胀的一种好方式呢?黄金,还是比特币?

达里奥:这正是我们要在接下来十年去探索的问题。

通常,我们都是以货币作为保存财富的工具。

在通胀发生时,我们也会考虑对冲通胀的一些资产,比如TIPS这样的债券。

人们在储蓄的时候考虑的是,我想要储存的是什么?

储存的应该是我在未来所需要的东西。

所以,我未来需要的包括房子、子女交易、未来的医疗、食品等等,我要储蓄的是未来能够支付这些事物的价钱。

同时,你也要从全世界的视角去思考,哪里是最适宜投资的?

哪个国家,他们的资产负债表状况良好,没有发生内部冲突的可能,也不会卷入国际冲突。

我们要做的另一方面,就是分散化投资。

因为我们知道,风险永远与收益共存,首先我们要保证自己在市场里一直存活,而非在某一次出局。

这就决定了,你不能够损失超过多少比例的钱。因为你一旦亏损了50%,你就得赚100%才能回到原点。

所以,分散化投资是有必要的,它可以让你在维持回报不变的前提下,降低80%的风险。

在这样的环境中,分散化投资是我要重点强调的。

关于利率,我不认为,我们会维持长期的低利率水平,所以我会远离债券投资。

现在,利率水平正在从荒谬的水平回归,虽然我认为它仍然很低,但比之前要好。

所以,平衡的利率水平会在什么位置,平衡的通胀率又会在什么水平?

我们预测,也许结构性通胀率会在4%到5%之间。这要视情况而定,不能确定。


 

中国有正面因素,

也有一些要解决的不确定性


 

问:回到中国问题上,你认为中国是一个好的投资地吗?

达里奥:首先我得说,虽然我不了解中国现在的领导人,但我知道和领导人共事的这些人,他们是非常有水平的。

在我看来,中国有正面的因素,也有一些不确定性。

这些不确定性和问题可能是暂时的,也可能是长期存在的。

第一点在于,债务。

房地产在中国经济中占到了约25%的比重,它影响地方政府财政,也影响众多金融机构,在中国居民储蓄中也占到了相当高的比例。

所以,债务的影响可能会传导到整个系统,影响是巨大的。

第二点,中国的企业体制、市场化的推进。

第三点,疫情影响。

第四点,人口。

人口对于中国是尤为重要的,不仅是根植于文化中的,同时也受到计划生育的影响。

中国的传统是,子女要为父母养老。

所以,之前一对夫妻需要赡养四位老人,这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这些都是中国需要考虑的问题,但我想,中国的长期前景仍将是光明的。


注: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 股票资讯吧 网站地图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德璞资本
风险提示 : 股票资讯网https://www.uxiaob.com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股票资讯吧本网站所有刊登内容,以及所提供的信息资料,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服务我们的访问者,本网站不保证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项目的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网站没有任何盈利目的,故仅供访问者参照使用。本网站已尽力确保所有资料是准确、完整及最新的。就该资料的针对性、精确性以及特定用途的适合性而言,本网站不能作出最对应的方案。所以因依赖该资料所致的任何损失,本网均不负责。 除特别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他一切因使用本站而引致的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隐秘汇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损失,本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您(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某部分内容有侵权嫌疑,敬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Copyright © 2015-2021